读“战争与无代表不纳税”后感

见: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3/04/09/cc09xiaohan/
先生真知灼见,中国人总想着自己去占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却从没想过把那个高高在上的椅子腿给锯了。父亲早年总说,要是我在那个位置,怎样怎样。其实我很早就想说,你要是能在那个位置,你可能比现在那位还令人恶心。虽然没说出来,道理是一样的。革命了!, 阿Q如此想,就可以把姨太太们都抢过来,却从来没有想过姨太太们怎么想。一个没有钱的政府才有可能是个好政府,一个求爷爷告奶奶的政府才有可能是个好政府。正如文章里所说的,这是一种契约关系,买房是所有的人,卖方恰恰是政府,如果买方不得不买卖方的东西,而且完全没有定价权,也没有售后服务和质量保证,以及保证质量保证的方法的话,那只能说卖方是个强盗。如果你见强盗过的很好也想做强盗的话,那只能说你也很有做强盗的潜质,尽管你说你如果当上强盗头子会给老弱病残留上二两粥,那你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强盗。

如果99%的人都仰望着那条高高在上的黄椅子,恩,现在变成红椅子,那99%的人注定了就是趴在地上的屁民。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