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GFW的看法

谈到这个问题的人很多,讲的也非常详细,但我窃以为大多数人对此都不够重视。在这一点上来讲,国民党堪称楷模,我想台湾能有今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最终也没有建立一个可以堪比中国的新闻审查制度。从权利集中的角度来讲,中国共产党并不比任何一个封建王朝差,从执行力度上来讲,那也和历史上最严酷的王朝可以评分秋色。至少,国民党还是讲点道德,尊重文化的。

如果说计划生育阉割了中国人的人口,那么GFW,和新闻出版署以及文化部阉割了中国人的精神。也许乐观的人说我们总可以翻墙,我们总可以通过这样那样的方法来获得信息。但是悲观的我并不这么认为,这种限制创造的是一种环境,是空气,你固然可以戴着口罩,但是你永远无法自由的呼吸,当大家都在这样的空气中活着的时候,戴着口罩的你是会被人另眼相看的。其实群体意识在掌握了所有媒体的政府面前就是一个面团,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本来就是信息不对称的更何况还是受到随意控制的。这是无解的,中国亟待提高公民意识,哲学思想,文化水平,等等,政府做的不过是又一轮的愚民罢了。鲁迅先生为之殚精极虑,奋斗一生的东西,过了一个世纪依然没有什么本质的改变,阿Q在国人里占的比例是在太大了。就好比是我以诚待国人,以心侍之,以身献之,奈何国人谓之以“傻逼”。你却又待何如?这样的文化封锁,信息封锁导致的唯一结果就是,你振臂一呼之时,便是阿Q们结队去看你被看头之日。

其实,中国政府早已脱离了共产主义这个哲学思想了。换句话说,这个哲学思想本身是没什么对错的,只是一旦应用起来就满不是那么回事了,几乎可以说,共产主义的集权必然导致共产主义的被抛弃。

评论

  1. 又学新词了,Great Firewall of China

    回复删除
  2. 你说等我看完间客,间客就写完了。你说的非常不对,我已经看完了,可是作者还在漫长的更新过程中,又是一个没有完结的故事。主人公根据自己心中的道德标准,快意恩仇,让人很痛快,也比较理想化。难得的是,作者还经常反过来复过去的写不同人不同的角度,比如封余大叔的爆炸事件,老军神的弑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我觉得你应该多关注一下这一点。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回复删除
  3.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你是喜欢吃汤圆,还是元宵啊,我总是分不清这两种东西,但是你吃起来总能道出分别。没有花灯,没有烟火,只在这里寄去最悄无声息的祝福,希望在同一轮明月下面的你,找到一个快乐的理由。节日不只是商家的借口。

    回复删除
  4. 看非常勿扰2我第一时间就听出了下面这首诗的出处,看来王朔也是喜欢他的,美的东西是永恒的,没有界限的,震动人心的,这里分享一下:

    见与不见
      -- 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回复删除
  5. 唉,你就是个不满足的小公主,老是等着王子来接你。 唉,或说很多女人也都这样呢。还不如,你有一天能告诉你的那位王子”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了你么?“..."因为你的勇敢,睿智,善良,因为你的热情,深沉和悲伤,是我让我呼吸的空气,是让我明媚的阳光,是让我陶醉的美酒,是让我沉沦的大海”

    回复删除

发表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