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快乐的可能“有感

今天读了刘瑜的"快乐的可能",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令人惊恐的是,放眼向人类历史望去,与快乐为敌的历史几乎是我们全部的历史”,是的,这是我的真实感受,但是我并不觉得作者的“自由”是通往快乐的道路,并不这么认为。可能教育是,只有足够多的人受到了足够好的教育,整个社会的道德价值观为之改变的时候,可能这种“与快乐为敌”的历史才会转变。我很早很早以前就觉得这个社会是强迫所有的婴儿进入那该死的痛苦的生产流水线而再也出不来,我们既是产品又是操作员。回想小时候的经历,有时候不禁为今天能坐在这里写这样的东西感到惊奇,也许这也许算是人类的出路吧,恶的花偶尔也会结善的锅,也许呢,也许这才是幸福的希望。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