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是’吃人‘二字

中午同事随口问我“中国近来如何?”,不免给她讲了讲最近的陈光诚,不想又谈起了方孝孺的事。不免自己又想起了鲁迅先生说的那“吃人”二字,满纸皆是“吃人”啊。突然想起那天和朋友聊天,说起也许我该看看心理医生,也许这医生也能给我开那给张无忌小同学的药方“当归...独活”的药方?真的能独活么?你让一个没有根的草如何活呢?


评论

热门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