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丛林法则难道不是西方价值观,或者说,难道不是人普遍的一种特性?你真以为西方价值观就只有宗教典籍里写的那伟光正的一面?就算在基督教的经典中也有这样赤裸裸的宣言:几时上主你的天主将城交在你手中,你应用利刃杀尽所有的男人;至於妇女、婴儿、牲畜和在城内所有的一切,算是你夺得的胜利品,你可享用你由仇人夺得的胜利品,因为是上主你的天主赐给你的。
再比如“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这是俾斯麦的名言,毫不掩饰的丛林法则,代表什么人?不是曾经瓜分了世界的胜利者英国人和法国人,而是曾经的失败者,努力从后进国家追赶先进的德国人的话。
伟光正的东西,都是胜利者说出来的。而对于向胜利者挑战的人,他们弱小,他们害怕胜利者定下的游戏规则但又想挑战这个规则,他们紧张,恐慌,心里没底,只能靠丛林法则来激励自己,社会意识无不受此影响。俾斯麦时期的德国,明治维新的日本,刚刚独立的美国甚至苏联早期都是如此。我前面提到的《芝加哥》这首诗,后面还有几句,可以看到丛林意识的典型意象:进攻的猛兽、搏斗的野蛮人。“⋯⋯在那些矮小展弱的城市中,他是个高大拳击手。凶狠如一只狗,舌头伸出准备进攻,机械有如跟莽原搏斗的野蛮人;光着头, 挥着锹,毁灭,计划, 建造,破坏,再建造,在浓烟下,满嘴的灰,露出白牙齿大笑,在命运可怕的重负下,像个青年人一样大笑⋯⋯”
中国目前这么强调丛林法则,正因为中国也处在这个阶段,不论什么党派在台上,只要是真正想要变强都会这样。丛林意识必然是狭隘的,必然是不人性的,也带有自我毁灭的可能性,但这是一个必经阶段。

应:
83楼
竟看着战争时期的战斗檄文了,还有更多的哲学思想就因为没有写入课本么?康德,弗洛伊德,尼采,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请不要挡住我的阳光!”战争只是一时,它不能也不会持续,战争对于人类发展最多只能算是一场病毒,也许会激励你的免疫体制但是你不能总病着,不要把战争法则当成是一个普适的原则,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好好想想如果这有那样的社会,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杀出一条血路来,反正我宁可去死。
为什么不是一个极端就一定是另外一个极端,我不认为大家脑子里那拳头大的是老大是对的,就一定抱着人家打了我左脸,我要把又脸也给他打么?非左即右是么? 这个一 延安 肃-- 反 到现在的余毒! 基督教的宣言那是讨伐异教徒的时候,话说基督教和阿拉伯人纠缠那么深,宗教又关系到整体的社会价值观,当然会比较血腥,即便这样,现在己经演化,也已经变得温和了很多。为什么你就独独不说那句“凡是信我的,都将的到救赎”呢?
没有甘地,没有今天的印度,圣女贞德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强大而封圣的,你记住了杜甫,不是因为他做了多少官,是因为他的文章,他的诗,和这样一个人竟然连老婆孩子都养不活最后病死在一艘小船上,我们知道梁漱溟,知道韩复渠不是因为他们杀了多少人,占了多少地,我们知道伏尔泰,不是因为他当了总统赚了多少钱,因为我们知道“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个世界总是存在竞争的,就像公狮子总是不喜欢和别的公狮子共享他的母狮子们一样,这对于人类是有益的,但公狮子从来不会把挑战他的其他公狮子杀死,如果他打的赢得话,挑战者也不会把老迈的狮王赶下台以后赶紧杀绝。人类的社会行为要复杂的多,但是,请记住,如果你是人,你就永远不会成为超人,你有成功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必定有失败的时候,如果你觉得这世界病了的时候,那就真的是它病了,不是你病了!就跟鲁(我是敏感词)迅解释他鼻子为什么那么塌一样,要有面对那面墙的勇气。

评论

热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