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终于也要有孩子了

前两天打电话,突然跟我说以后一段时间可能没法给我打电话了,因为要休假。我就明白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唉,我也没明白跟她的事为什么反应那么快。
有时候在想,记忆中的那个“她”早已不是如今的“她”了,也许我自己一直都在编织一个满足自己的梦吧。你说也奇怪啊,我又不看肥皂剧,也不崇拜偶像,嗯嗯,其实我还是崇拜的,就像琼玛。

前两天突然读到关于柳永的诗,想想原来也有如此人物。人生,真的可以有很多种解释呢,何必那么无法释怀。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么?若不是,你想要什么呢?

评论

热门帖子